隱征ss

【赤安/秀透】長河

浣❅花漪:

❄組織覆滅設定
-

    「這已經不是你第一次闖進我辦公室了,赤井秀一。」

    降谷零語中帶有一絲不悅,雖然見到赤井確實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情,他卻希望如果可以的話對方可以不要總是使用這種方式進入自己的私人領域。

    「這不是因為想你了嗎?」

    赤井低低的笑著,看起來像是刻意壓低音量,顯然外頭的人還沒失去意識,但他卻也已經無力去追究眼前的男人到底是用什麼方法在不弄暈守備的狀態下進到這裡的。

    「說,什麼事情讓你非得在我的加班期間擅自進入我的辦公室?」

    他可不會接受赤井那樣半開玩笑的回答,如果總是要因為想他的這種理由隨隨便便闖進公安的辦公區域,那麼他們公安的顏面還往哪裡擺?

    降谷零揉了揉隱隱發疼的眉心,最近公事的份量確實已經造成他身體上的負擔了,總是一回到家倒頭就睡,似乎也已經很久沒有好好清醒著和赤井說上幾句完整的話。

    他甚至忘了今天的日期。

    「是我生日,零。」

    赤井碧綠色的瞳藏著笑,似乎沒有因為降谷忘記自己的生日而不悅,但後者卻在想起今天的確是赤井秀一生日時露出了挫敗的表情,自己居然連這麼重要的日子都給忘了。

    他曾經很討厭遺忘。

    所有的事情都是有顏色的,只是隨著時間的沖刷,許多原本鮮豔的色彩也會漸漸被時光褪去顏色,猶如已經慢慢從他生命中被粉飾掉的那個人,所以他很討厭那種忘卻的感覺。

    只是他卻連自己戀人的生日都沒能記住。

    「……抱歉。」

    降谷低下頭,淺金色的前髮跟著垂落下來遮住他的眼睫,他不想在這樣的日子讓赤井看到他頹敗的表情,他想要給赤井的應該是溫暖的笑容,那些在組織時期他們根本無法奢望的東西,他現在已經有足夠的能力去給予他所愛之人。

    室內時鐘走動的時間在停滯的空間中特別明顯,赤井抬頭看了一眼時間,距離他生日結束還有三個小時,足夠他和眼前的人討一個賠罪的生日禮物。

    寬厚的手掌落在降谷零軟細的髮絲上,他看見赤井溫潤的笑容:「零,願意送我一份禮物嗎?」

 

    降谷零看得有些出神。

    赤井平時不笑的時候別說是FBI,就算說他是真正的組織成員都毫無違和,也是因為他認識赤井時彼此都還是最尖銳的樣子,因此久而久之他也漸漸忘了原來赤井也是一個正常人,擁有喜怒哀樂,會對他愛的人笑,對他愛的人索求。

    「你想要什麼?現在要我準備什麼可來不及。」

    降谷這才發現赤井今天的穿著不同於平日那樣隨興,純黑色的西裝襯出赤井寬大的身版與長期訓練的精實體態,他很少看見對方這麼正式的打扮。

    「你說我想要什麼?」

    他驀地屏住呼息。

    赤井秀一在他身前單膝跪了下來,他看過許許多多類似的場景出現在街頭或者是電視劇裡頭,他知道這是一個怎麼樣的發展,卻從沒想過這樣的套路會出現在自己身上。

    那個時候都該是沉靜無聲的。

    赤井執起他微微發冷的左手,抬起的視線深深地望入自己瞳中,像是要將他的模樣烙在自己最柔軟的那個部分。降谷零知道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弱點或不想讓人知道的祕密,曾經他和赤井秀一聊過,會不會他們在一起會成為彼此的顧忌,身為公安和FBI,他們樹敵太多,總是好留下什麼把柄給人威脅。

    人生有個軟肋在身上,也是一件挺有情調的事情吧。

    當時赤井是這麼回答他的。

    那時的降谷還覺得赤井總是喜歡開一些莫名其妙的笑話,但他現在卻想著,如果你注定成為我的軟肋,那麼我所有堅固的部分都將用來守護你。

    人的情感是互相流動的。

    無論是赤井和自己都是深深將彼此的存在埋進心中,而他們的情感在交會的那一瞬間匯流成一條奔流的河,悉數傾盡蒼藍無邊的大海。

    「往後你的生命裡,能否都有我的位置?」

    他聽見赤井開口,降谷一直以為按照對方平時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的態度,應該連在這種時候都會霸道的跟他說他的選擇只有赤井秀一。

    但降谷聽到的卻是,能不能在以後的日子裡都留下一個位置給他。

    握著他的手在顫抖著。

    原來在這種時候你也是會緊張的啊?FBI的搜查官。

    降谷零低笑出聲,他好像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和赤井的告白融為窗格外流瀉的銀河。

    「嗯。」

 

    赤井要他收拾收拾自己的東西之後便從逃生口那邊先行出了大樓,降谷將桌上的公文彌封後也迅速的打卡下了班,上了赤井的紅色雪弗蘭。

    「真是有夠亂來的……現在這時間你還想去哪裡?」

    發現對方行車的方向果然不是往他們的住處,降谷不免的有些頭疼,赤井這種隨心所欲的態度到底還像不像個成年人?

    「我剛剛可是求婚了吧?」

    「……那又怎樣?」

    車內播放著赤井平常不可能會聽的輕音樂,卻是降谷在放鬆時會喜歡的音樂類型,他輕輕嘆了口氣將身體交到柔軟的椅墊上,反正他也不可能跳車了,不如就放鬆心情隨赤井去吧。

    「估計還要一個小時左右,你先睡一會吧。」赤井專注地盯著前方的路況,左手卻從座位中間的櫃子裡翻出一個全新的毯子,「用這個比較好睡。」

    沉默的接過了對方過於細心的好意,降谷也就沒多說什麼,順從地閉上眼進入短暫的睡眠。

    夜晚行駛在快速道路的車並不多,而赤井的座車在筆直的道路上顯得格外顯眼,微弱的燈光映在身子已經微微傾倒的降谷零臉上,看起來既寧靜又平和,赤井總是喜歡看著對方睡得安穩的樣子。

    事實上剛才降谷的沉默確實讓他出了一把冷汗,他一向是個有自信的人,面對所有的事情幾乎都是做了完美的分析之後才會付諸行動以保每一次都能在自己的計算中達成目標,但唯有降谷零是他生命中唯一的例外。

    打從在組織他還稱對方波本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對方會是一個阻礙自己的存在。

    這個人從來擅長打亂他所有的計畫和思緒。

    和他一樣永遠都掛著自信的笑容,卻比自己多了幾分狡詐,在情報收集上明明是最擅長的,卻是到了最後才發現內心屬於他自己真正的情感。

    赤井知道,對於愛人,他們都十分笨拙。

    他選了降谷平時會喜歡的輕音樂,一方面是讓對方好好休息,一方面也是在感受對方所喜歡著的事物,明明在印象中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會是別人眼中那種溫柔的男人,在降谷零面前,他卻終究只能將所有的鋒芒歛在月光下,妥貼的收起,僅是留下最好的那一面給他。

    「到了。」

    一如赤井的計算,一個小時過後他們抵達了赤井預計的目的地,他讓降谷先下了車,眼前是一棟在海邊的小教堂。

    這個地方其實是他從工藤和那個叫毛利蘭的少女對話中得知的,當時少女一臉期待的要求工藤在休假日的時候和她一起去看看,還能為愛情煩惱的年紀果然有些太過可愛了,也不是他這種足以被稱作是大叔的年紀會去思考的問題,他卻看見工藤朝他丟來一個眼神,用唇形和他說了句:不去看看嗎?

    赤井這才想起家中的月曆在這個日期被圈了起來,他原本還以為這是降谷和人有約的紀錄,後來才意識到那是自己的生日,早就已經被降谷好好的記了下來。

    既然對方看起來是有心幫自己過生日的,他身為壽星當然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才想著帶對方來這裡,去完成所有相守的情侶最後都會抵達的這個終點。

    將所有的東西都準備好後,赤井看見降谷站在沙灘上,靜靜地抬頭看著被月色暈開的天空。

    那個畫面就像凝滯了一般,赤井知道這會是他生命裡最深刻的一個畫面。

    「零。」

    他牽起降谷零的手往室內走去,已經進行過簡單擺設的禮堂內飄散著一股淡淡的花香,木製的椅子上似乎還有一些婚禮留下來的氣息。

    幽微的燈光穿過彩繪玻璃落在地面上,星星點點的綴著這個看似平凡不過的夜晚,降谷看見赤井秀一的笑容。

    距離那樣地近。

    回過神,降谷發現一束以鵝黃色為底的乾燥花被塞到自己手裡,和他的髮色意外相近。

    「果然很適合你。」

    赤井語中縫進了一絲難以發現的愉悅,卻精準的被降谷攢進了掌心,在這樣的日子裡,所有的人都會笑著,即使是他和赤井也不例外。

    「真可怕,如果我今天是個女人,還真會被你騙得團團轉。」

    降谷聳了聳肩,卻看見赤井的笑容更深了。

    「還沒結束呢。」

    他聽見赤井深深吸了一口氣,輕啟的雙唇吐出的是他再熟悉不過的美式英語。

「Entreatme not to leave you, or to return from following after you,

For where you go I will go,

and where you stay I will stay,

Your people will be my people,

and your God will be my God.

And where you die, I will die and there Iwill be buried.

May the Lord do with me and more if anythingbut death  parts you from me.

I will love you faithfully.」

 

    那是赤井秀一贈與自己所愛的人,最珍貴的誓詞。

    降谷很意外赤井居然能將這樣一段話如此坦承的說出口,雖然那是一般正常的夫妻在結婚典禮上都會說的誓詞,但從赤井口中說出來,卻好像更加堅定了幾分。

    許多人都會渴望一些不切實際的戀愛,但赤井卻不會,降谷零也不會。

    那些經歷過大風大雨的人,刀尖舐血的日子太過轟轟烈烈,在放下身分後,他們更渴求的是寧靜致遠的平淡相愛。

    赤井碧綠色的眼瞳盈滿千萬言語都不及其一的溫和,降谷零一瞬間覺得自己都要不認識眼前這個FBI的搜查官,眼角甚至有些發熱。

    如果他真的能夠擁有幸福,那勢必會是眼前這個男人所給予的。

 

    我將忠誠的愛著你。

 

 

-

中文誓詞

 

真誠的懇求上帝讓我不要離開你,或是讓我跟隨在你身後

因為你到哪裡我就會去到哪裡,

因為你的停留所以我停留。

你愛的人將成為我愛的人,

你的主也會成為我的主。

你在哪裡死去,我也將和你一起在那裡被埋葬,

也許主要求我做的更多,但是不論發生任何事情,都會有你在身邊。

我將忠誠的愛著你。


fin.